sonnnnny-long

你在人间,离我太远

ONER未来可期,主唱灵超走花路吧

如果和小酒谈恋爱(8)

小汪最喜欢仲夏酒w:



“小酒,你喜欢猫吗……”
“喜欢”
“我们养只猫吧”
“不要 我身边已经有了一只你还不够啊”
“走嘛 今天下午去宠物店看看”
“…我就去看看 记住 就看看”

熬不住你的软磨硬泡 吃完饭他还是带你去了宠物店
然而你没想到的是 那个原来走出去到哪都要装作酷酷的高冷的男人 抱着这只猫摸摸下巴又跑到另一只那里揉揉脑袋 嘴里还发出令人惊奇的猫叫 完全把作为女朋友的你晾在一边

“……”此刻你突然有点后悔提出要来宠物店的想法了
“你说我们买哪只呢?”
你低头看着那个腿上放着一只怀里又抱着一只的男人有点无语

“你不是说就来看看吗”
“嗯?带你来看看就是带你买啊 啊呀 你说我们养哪只啊 要不然两只都要了吧”
“……”

于是 说好的来宠物店看看最后变成了扛着两只猫回去
你摸了摸怀里的小猫 有些无奈“叫他们什么”
“嗯…那只短腿小橘猫像你 叫猫饼吧”

“为什么叫猫饼啊…不好听”
“因为 长得像饼啊 你看你 腿也短”
“……?”

看到你瞬间变了的脸 他噗嗤一下笑了 放下身上的猫将你抱在怀里 揉了揉你的头“傻瓜 因为你像饼干一样 让人忍不住想一口吃掉”

鼻尖呼出的气喷在你的脖子上让你痒痒地扭动了一下身子 看着他越来越近的脸 你红了脸 在他嘴上亲了一下 想推开他就跑 却被他反手拉住 两个人跌进了沙发

“还害羞呐 跑什么呀 这只猫名字取好了 那另一只呢”
“胡巴”
“嗯?你叫我什么?”
“没叫你啊 我叫的猫”
“不行”
“封建专制”
“再说一遍??”
他不怀好意的手从你的肩膀慢慢下移 你只得求饶“啊…不不不 那你说叫什么”
“帅哥”
“啊?”
“干嘛不行啊 你老公我这么帅 我儿子也得帅” 有点心虚地将头歪向一旁 耳朵有一点点红

“……你自己都心虚了 耳朵都红了”
“没有 你没带眼镜 视力不好”
“还不承认”
“没有”
“叫小星吧 跟你一样”
“听起来一点都不凶 行吧”
“他们要吃饭了吧 我们去买罐头吧”
“不行 我也饿了”
“欸?那顺便出去吃饭吧”
“我是让你先喂饱我”
“啊…?等等…唔……”
………

自从家里有了猫 这个家似乎热闹了很多

“小酒 把小星的屎铲一下!猫饼饿了!快帮她开罐头!” 你坐在沙发上悠闲地指挥着他

“为什么总是我??”他有一丝不满
“怪谁?当初是谁要买的”

被你怼得无言以对 只能继续乖乖铲屎 还装作可怜的样子“你们看看你们的妈妈 就知道欺负我 爸爸这么可怜”
你笑着走过去把它们抱在怀里“来妈妈抱抱 爸爸是坏蛋”

看着它们在你怀里转悠来转悠去 偶尔还伸出小舌头舔舔你的下巴 坐在你的大腿上眯着眼睛像是炫耀一般盯着他 一下子气不打一处来

像一只没人怜爱的小猫一样坐到你身边来
“干嘛”
“我觉得你喜欢猫比喜欢我多一点”
“对啊”
“………喵”
你听到一声阴阳怪气的叫声震惊地回头 那个男人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地转头“小星你叫什么啊 干嘛装作是爸爸叫的一样 不乖”
看着他的样子你忍不住笑了出来“哈哈哈哈哈哈 刚刚 哈哈哈是你叫的吗 哈哈哈哈 再叫一遍”
“不是我 我没叫”话虽这么说 他的耳朵已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
“再叫一遍嘛”
“给我点奖励”
“行 你叫一次 我就亲你一下”
“……喵………行了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大笑着凑上去亲了他一下 然后拿出藏在背后的手机 点开播放键 里面正是他刚刚的声音
“删不删?”“不删”
怀里的猫被迅速放在了一边 自己被他一把抱起 放到了床上 身体 直接压在了你身上
“好好…好…我删…我删” 此刻的你意识到刚刚的举动有多蠢(不告诉他 不就好了)
“来不及了 ”

今晚的你后知后觉 猫果真是最黏人的 而他只是拥有着猫咪灵魂的老虎罢了 而你 是他嘴下细细品尝不急着下咽的猎物

当然 其实不是他不急着下咽

而是…那两只不明所以的猫一下子跳到了床上硬生生挤开了抱着你的他 转了个圈躺在了怀里

“……以后送他们去宠物店待着”
“不行…是你要买的 你得负责”
“……唉” 揉了揉那两只猫的头 将他们往自己身上靠一下 毛茸茸 软软热热的 为自己吃两只猫的醋 笑了起来

让你的头枕在他手上 两只猫睡在中间 这画面 很和谐




祝大家六一快乐!


喜欢如此这般

我不会不会忘记

不二臣:

人们总会忘记过去 时间这种东西 对受害者残忍 对施害者宽容

图文不符:

“我们都活在这个城市里面,却为何没有再见面,却只和陌生人擦肩。”

“最真的梦,你现在还记得吗?”

“你如今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一切都要好起来

【獒龙】塘桥夜话(节日贺)

山水听风:

BGM:塘桥夜话-不才

脑洞非文,慎入

发了大概是不会写了

毕竟我是伤员

——————————————————————





塘桥夜话



马龙只身前往一个小村,探寻多年以前的文革旧事。傍晚外出散步迷了路,直至夜半转到一座破旧的断桥边。

撞了鬼。

马龙问,你不肯轮回是有什么心愿未了?
鬼说,我等人。
鬼又说,你害怕?
马龙答,很怕。
鬼说,我就是寂寞了,你跟我说说话,我放你走。
马龙点头。

鬼问,你叫什么。
马龙说,马龙,龙马精神的马龙。
鬼答,哦。
马龙问,那你叫什么?
鬼说,不记得了。
马龙答,哦。

马龙问,你等了多久了?
鬼说,七十年。
鬼又说,他不会来。
马龙问,为什么?
鬼答,他怕黑。
马龙说,那你还等。
其实心里嘀咕,我也怕黑,还不是被逮到。
鬼呛声,我愿意。
马龙说,哦。
鬼又说,我只有七十年,今天是最后一天。

鬼给马龙讲以前的事。
他等的人是个拿笔杆子的书生,字好看文章好看,人更好看,笑起来像初春的柳芽。鬼是个军官,照鬼自己说的也是方圆百里独一份的帅小伙。俩人打小儿在一块儿,一见钟情日久生情都齐全。

马龙望着鬼年轻的脸,没有出声。

鬼顿了顿,继续说。

后来文革,他等的人却成了第一批被批斗的。鬼亲手主持批斗大会,当着众人的面脱下军装俯身吻上了他受千夫所指的爱人。不容于世的感情招来如潮恶意,鬼在上级求情力保下被革去职务,同爱人一起关在漆黑屋子里三天三夜。

他怕黑,鬼说。

马龙开口,跟你在一起,也许他不会那么害怕吧。

鬼不置可否。

有人照应,他们也不至于死了。只是面对无休止的批斗谩骂与恶意,到底还是让人熬不住。一日书生的腿被不知轻重的愣头青狠狠打断,没有条件医治,那一双腿就生生的废了。

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如果当时有抑郁症这个词,鬼的爱人就是一例。

鬼拼了命的想要唤起书生的求生欲,甚至冒险出逃为他找药。可当他回来,却望见书生的手腕不断流出血,滴在门口的一棵柳树苗上,状若痴傻。

看见鬼回来,书生愣了一样的把手往后背,又用手使劲压住伤口止血。鬼问他,为什么要自杀。书生闭了闭眼睛,说他只想让柳树快点儿长大。

自此鬼再不敢离开书生十步。

一日批斗过后,书生突然暴起,竟意图自杀。鬼右手死死握住刀刃,鲜血淋漓。鬼给了书生三个巴掌,又把人死死抱在怀里。
鬼说,都会过去的,明天一切都会好。
书生说,你每天都说这句话。
鬼点头,那你就为了我,为了我。
书生说,我为了你什么。
鬼答,为了我,不管活成什么样,都得活着。

往后,书生时常神志不清,连鬼都认不出来。这时候鬼就抱着他,额头抵着他的额头,低声念着自己的名字,告诉书生他是谁,他是他的谁。时候多了,书生一听鬼说他的名字,就能平静下来。

马龙安静的听着,胸口一股不知是什么样的潮水呼之欲出。

马龙问,你叫什么。
鬼答,我忘了。

半晌,鬼的声音继续响。

第七年,书生的师父差人来救他们。鬼抱着书生,同前来接应的人行至桥边,却不知是谁泄露了风声引卫兵追来。鬼将书生交予他人,落后几步阻拦卫兵,木头与绳索连接的桥摇摇欲坠。鬼心知难以脱逃,竟不管前后直接砍断绳索。书生踏上对岸那一刻,整座桥和桥上的人都落入湍急河水中。

鬼回头看马龙。

马龙勉强笑笑,水鬼?

鬼摇头,不是。

鬼指了指岸边的井,我爬上来了,他们也是,左右是逃不掉,我跳进去了。

马龙走过去,伸手抚摸井口,满是青苔。想开口,又不知说什么。

鬼对他伸出手,你找不到路是不是,我引你回去。

马龙看着那手,情不自禁握上去,感受着那道凹凸不平的伤疤。

马龙说,你为什么不去找他?

鬼没有回头,只是牵着马龙走,我离不开那口井。

马龙说,那你现在……

鬼打断,如今我要去投胎,自然是有这一点自由了。

转眼,马龙已到了住处。

鬼与他对立,定定看着马龙。

马龙忍不住开口,你不等他了么?

鬼笑,转过身欲走,不等了。

马龙一把拽住他,将鬼的手抬起来,食指划过那道伤疤。

眨了眨眼睛,几滴水迹穿透那只手落到地上。

马龙低下头,凑近那只手,远远看着,像是亲吻掌心。

你叫什么?你叫什么?

那只手倏然消失,鬼整个人也再不能被马龙所见。

远处有声音。

方才你……

再听不见了。

天边泛起亮光,这一夜已经过去。

马龙滞留在此处一年,访遍人家,交出十几万字的文革时期研究论文。后不顾众人反对回到这个小小村落,做了一名老师。

就这么过了七十年。

又一个年轻人来到这里想寻找当年留下的蛛丝马迹,受人指引找上了马龙。一双桃花眼让马龙忍不住晃了晃神。

马龙已经不再年轻,讲了一会儿就露出疲态。少年见状想告辞,马龙叫住他,说——

你想不想听个故事?

少年不知所以,却也坐了下来。

马龙张了张口,他望着自己皱纹遍布的双手,嗓子有些抖,

马龙说,还是不讲了,你走吧。

马龙又说了一遍,你快走吧。

少年有些不解,只听着窗外有人唤他的名字,便顺势离开。

马龙慢慢站起身走到窗口,浑浊的眼神追着少年的背影,听着传进耳蜗里的三个字。


他颤巍巍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破旧的黑白照片,看出来有很多年头了。照片上是两个人,一人与年轻的马龙一般无二。

另一人。


那一日,柳树抽了新芽。书生眼睛里的几分懵懂还来不及褪去,整个人被锁在一个坚实的怀抱。

——我要是不认识你怎么办。

——那我就告诉你,我是谁,我是你的谁。

——你是谁?

——我是张继科,我是你的爱人。






方才你泪流
亲吻我掌心伤疤
竟有些像他





———————————————————————

没爬墙

个脑洞感觉发了没什么卵用

然鹅我是拒绝写完的所以 )

清明节放假快乐🎩






希望你一切都好,不吵不闹不纷扰@我的龙崽

沉默不代表没有呐喊,汗水总会凝结成勇敢@张继科